原创一天一件艺术品12-12 04:30

摘要: 这幅《吉尔桑的招牌》以其神秘莫测、难以言表的方式,不同色调和色彩交相辉映,美不胜收,任何分析都将是愚笨而粗俗的。

很久没有翻译克拉克爵士的《观看绘画》了,一方面是在准备Eric Gill的介绍,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一直想翻译这幅华托的《吉尔桑的招牌》,但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图片,今天发现了一张,聊胜于无,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华托的这幅杰作。

即便有图片,正如克拉克爵士所说:

各个颜色无法一一列名,想用彩色复制品把它们展现出来,就会失去整体效果。

有些细部的图片,可能色彩跟全画的不太一样,也是因为出处不同,望见谅。

有机会的话,去看原作吧,在德国柏林的夏洛腾堡宫里,画很大,高163公分,308公分宽。在前面坐倆个小时也不会闷吧。

※   ※

纯粹的享受!一幅画应该激发这样的反应,此种想法似乎不太正确,而且过于老套。它把我们带回到唯美主义最后的低语中,那时的评论家就“纯粹的诗意”一词的含义争个不停。不过,如果有什么称得上是”纯粹的诗意“,那就是这幅《吉尔桑的招牌》。站在它面前,我想起了艺评家沃尔特·帕特尔(Walter Pater)关于乔尔乔内的论文,摸索他这句话的含义:”每一件艺术品本身在感官层面的材料,都带有某种特别之处,特别的美,无法用任何其他形式加以形容。“

这幅《吉尔桑的招牌》以其神秘莫测、难以言表的方式,不同色调和色彩交相辉映,美不胜收,任何分析都将是愚笨而粗俗的。这就是我的第一印象。但当我坐在那儿,为其中闪耀的光影着迷的时候,我假想自己理解了一些它的创作原则。我很惊讶,自己想起了皮埃罗·德拉·弗朗切斯卡关于示巴女王的湿壁画。同样银光闪闪的色彩,同样是冷暖色调之间的列队舞蹈,甚至有同样的某种程度的淡漠、超然。

各个颜色无法一一列名,想用彩色复制品把它们展现出来,就会失去整体效果。左侧女子的丝质衣裙是画面中最耀眼的部分,我想也许可以说是淡紫色吧。但其他大片区域不是具体的颜色,而是某种色调的变化。淡紫色冷色裙子由旁边男人暖色调的黄褐色马甲补足,然后过渡到背景的清冷灰色。画面右边正好掉了个个儿。坐姿女子的丝质裙子,颜色难以描述,是与春天有关的诸多颜色,而整体给人温暖感。背对我们的男子是画面中最冷的灰色调,但他的银色假发被戴安娜和仙女们加以中和,男子正在欣赏她们低调的粉色身体。从内到外,从后到前,白色,冷色,暖色,冷色,黑色,冷色,暖色,黑色;这样的设计符合严格的赋格要求。

当然,华托不会让这样的形式如此明显。他引入了微妙的变化,色调的对称掩饰在主题的对比之中,也就是吉尔桑的生意涉及的两种活动:售卖艺术品,围绕着优雅的画框展开;以及装箱打包的机械艺术,涉及粗糙的木质包装箱。而且,只要我们的眼睛适应了整体画面,就能慢慢意识到灰色中难以立即发现的色彩细节。站立女子淡紫色大氅下面好像有翡翠绿的袜子,坐姿女子的肘旁是一个红漆盒子。这就像一个大交响乐团里出色的乐器,一开始很难注意到,直到我们读了乐谱才能发现,而它们赋予整体以深度和节奏。

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    ※

※    ※    ※

以上中文文字内容,版权归郑柯所有,转载请标明出处。

如果你想购买艺术书籍,点击【阅读原文】,前往“一天一件艺术品”微店。

如果你想向艺术君提问有关艺术、翻译、或者高效工作相关工具的有关问题,请长按艺术君的“分答”二维码

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,请长按或者扫描“分答”下面的二维码。两个二维码,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,另一个您随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