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杰佛利姑妈12-17 02:59
作者:天桥说书人

摘要: “虽然是有人看着,但是隔几天就可以听见警报声,还有爆炸声,一开始我们特别害怕,但是待了几天就习惯了。那个什么步枪,AK47吧,400美金就可以搞到一把。外面每天都是枪响,抢劫的。”


某公众大肥号有一句名言:你有故事,我有故事,谁他妈没有故事啊。

so,你的故事很迷人,介意拿来让我炒作,啊不是,是分享一下吗?

Story Note|远方
12月1日,零点40分。首都机场T3航站楼,行李转盘No.6。

从香港Clockenflap音乐节回来,因为雾霾顺利被延误,凌晨零点四十分落地,站在转盘前等行李。我们的转盘指示牌前列印着两个航班号:from HK CAXXX,from Basra IAXXX。


过了12点,加上前几天音乐节的疲累,我的体力几近透支,只是远远的站在距离转盘几米开外的地方,放空。


转盘前开始聚集一些操着方言的人,从面相上看,很像是外来务工人员,他们一边先聊着,一边坐在转盘外层的围挡上,好像是刚刚从田里收割完在小憩。周遭那些刚刚从资本主义地界度假回来的人,看到一群民工围在转盘前,自然是友好地散开,保持着客套的距离,眼神却在偷摸打量,内心的OS可能是“what?这些老粗也能出国?”


我琢磨了一会儿,因为对于那个叫做Basra的地方太好奇了,我知道这些务工人员一定是从那里回来,可是那里是哪里?他们去干什么?IA是什么航空的代号?心想左右也是闲着,问百度不如直接跟当事人聊聊,于是便鼓起勇气,献上了我人生中第一次搭讪。


“您从哪儿回来?”

“巴士拉。”

“巴士拉在哪儿?”

“伊拉克。”


我google了一个简单的地图,示意Basra(巴士拉)的位置。她位于伊拉克南部,毗邻伊朗,在地图上看似与战火纷飞的巴格达相隔甚远,但实际上伊拉克的国土面积跟四川省差不多大,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“幸免于难”。


跟我聊天的工头姓林,通常情况下面对一个陌生人上来攀谈,大部分人会显得很抵触,老林却没有这种隔膜,显然他在那个动荡又封闭的地方,他们憋坏了。


只有三架飞机的巴士拉机场


老林一行人搭乘伊拉克航空的飞机,经过9个小时的飞行“逃”回北京。


“巴士拉那边局势开始紧张了,我们的工程也搁置了,公司安排就暂时遣散了我们。我们去的时候,飞机都没人,工友们都横躺着,回来飞机上全装满了中国人。巴士拉那个机场只有三架飞机,那个机场还不如咱们这的火车站,特别破。”


老林他们为了一项排污工程去到了鸟不拉屎的巴士拉,一个沙漠气候,常年4、50度,满是盐碱地,一片荒芜的地方。在那边8个月,老林他们住在公司安排好的厂区,高高的围墙将他们与外界阻隔,门口雇佣了当地人把守,每个人都手持步枪,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。


“AK47,几百美金就能搞到一把。”

“虽然是有人看着,但是隔几天就可以听见警报声,还有爆炸声,一开始我们特别害怕,但是待了几天就习惯了。那个什么步枪,AK47吧,400美金就可以搞到一把。外面每天都是枪响,抢劫的。”

(根据老林的描述,我猜想他们的环境应该差不多是这样的)


为了生活,他们还去过更危险的地方
老林和他的工友们,在巴士拉的围墙里生活了半年多,他们不允许随意进出,不过用他的话说,就算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自己出去。在伊拉克,烟酒都很难买到,老林他们想买一些日用品,也只能是定期坐着公司安排的面包车去到附近的小市集,由当地人带着,买完迅速回厂,一分钟都不敢久留。

后来,厂里一些年资比较长的人偷偷从国内运进来一些“家乡特产”,老干妈,二锅头和卷烟什么的,这些成了他们一解相思之苦的良药。


在伊拉克之前,老林还跟工友们去过利比里亚,马拉维,甚至还有更可怕的地方索马里。人们口中的第三世界,已经远不止经济落后那么简单。传染病,恐怖组织,大国掠夺,内战,让这些地名儿听上去不寒而栗。


“要不是为了多挣几个钱,谁能把命豁出去哟。”


伊斯兰国的教徒们正在全球范围内制造恐怖袭击,我问老林,你分得清路上走的蒙面人是好人,还是异教徒吗?


“我发现这个IS基本都是大胡子,可能是他们是服从某种教义吧。”

(来一张有喜感的千手IS图片)

也许,ISIS是目前最火的网红了,一听说老林是从伊拉克回来的,我十分心切想打听,那个叫做巴士拉的地方,是否正在遭受ISIS的迫害。老林告诉我,相比伊拉克其他地方,巴士拉是为数不多还没有被IS全面入侵的地方。和老林聊了一会儿,勾起了我对这个城市的好奇。这里的朝九晚五是否伴随着枪林弹雨?这里的人每天在怎样的环境里生活?


“这里是巴士拉,有恐怖袭击,有AK47,也有日常生活的鸡毛蒜皮”

(巴士拉大学的校园庆典,这里并不是如想象中的隔绝,至少他们不用翻墙就能上油管,Ins和推特)

(巴士拉大学生的游行,原因是每况愈下的就业率,让这一批社会新鲜人毫无用武之地。)

(据说是从上空俯拍的巴士拉城,一个没有雾霾的地方)

(包裹着全身黑的巴士拉女人坐在路边,画面一下子出现了萌点)


就在最近,伊拉克举行了40年来的首次“露脸”选美,这些黑袍内里的灵魂,也是Young and beautiful的,可以说,她们还颇有风情。



你我皆烦人,谁都有故事。

我们想开始一个新的尝试,收集你们各种不为人知却又想被人知的故事。

故事类型不限,明恋暗恋三角恋,远方旅行大冒险,生死时速与灵异事件……

来,给我一个机会,好好讲讲你们的故事。

如果你有灵感,可以直接后台留言给我们。